首页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

千亿代工厂歌尔股份股价闪崩背后 是甩不开的“光耀”与“心酸”?

2022-06-29| 发布者: 同安信息社| 查看: 135| 评论: 1|文章来源: 互联网

摘要: 与2020年同期相比,歌尔股份智能硬件的增速从上年同期的107.34%下滑至2021年85.87%,已有放缓之势是什么让千亿市值......
宝宝取名

  与2020年同期相比,歌尔股份智能硬件的增速从上年同期的107.34%下滑至2021年85.87%,已有放缓之势

  是什么让千亿市值的歌尔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歌尔股份,002241.SZ)一天内市值蒸发129亿元?

  6月22日,歌尔股份开盘出现直线下跌,20分钟内即闪崩跌停。截至收盘,歌尔股份封住跌停板,收于34.09元/股,跌幅为10.01%,创下公司今年以来股价的最大跌幅。

  业内有分析认为,该公司股价闪崩或与当日流出的一则预测信息有关。6月22日早间,天风国际证券一分析师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了一条针对Meta(META.O)的VR产品出货量预测。其将2022年元宇宙硬件的出货量预测削减了40%,从1000万—1100万降至700万—800万。此外,Meta还推迟了2024年之后的所有新头显/AR/MR硬件项目。

  而歌尔股份正是Meta VR设备的代工企业。2020年7月,该公司拿下了Meta旗下虚拟现实厂商Oculus的新一代VR设备独供大单。

  2022年第一季度,受益于VR虚拟现实、智能游戏主机等产品销售收入增长,歌尔股份智能硬件营收录得101.44亿元,同比增长125.05%,占比超过总营收的50%。并且,该公司还预计在2022年半年度业绩中,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.77亿元—24.23亿元,比上年同期增长20%—40%。而如果前述分析师预测为真,就意味着公司经营业绩将受到较大影响。

  对于股价跌停,歌尔股份当日对外回应称,目前生产经营和订单情况都比较正常,主要业务进展也符合预期,没有任何调整半年度业绩指引的计划,按惯例会考虑在半年报时给出三季度的指引。

  但市场对此澄清似乎并不认可。6月23日早盘,歌尔股份继前一日闪崩跌停后再度走弱,盘中一度跌超8%。截至6月24日收盘,该公司股价才稍有回调,微涨2.7%,收于33.47元/股,总市值为1143亿元。截至6月28日收盘,歌尔股份收于33.28元/股,股价处艰难爬坡状态。

  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除了消息面引发歌尔股份股价波动外,该公司还存在主营业务收入增速放缓、对大客户依赖度过高、存货及负债压力加大等情况。针对上述问题,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电邮沟通提纲至歌尔股份相关部门,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公司针对具体问题的回复。

  2022年以来歌尔股份股价走势情况(元/股)

  数据来源:Wind

  VR业务将成为业绩增长关键

  公开信息显示,歌尔股份成立于2001年6月,2008年5月在深交所上市,主要从事声光电精密零组件及精密结构件、智能整机、高端装备的研发、制造和销售。

  从各业务线来看,歌尔股份营业收入主要由智能硬件、智能声学整机以及精密零组件三部分构成。其中,该公司为苹果Air Pods代工业务属于智能声学整机业务,VR类产品则被包含在智能硬件业务分类下。

  要知道,歌尔股份从声学、光学等精密零组件起家,因代工苹果AirPods,该公司成为“果链”企业,并逐渐成为市值千亿的消费电子和智能终端的代工厂商龙头企业。

  但进入2021年,歌尔股份智能硬件业务录得收入328.09亿元,占总营收比为41.94%,该业务收入首次超过了智能声学整机业务,成为该公司第一大主力业务。不难发现,在逐渐降低对苹果依赖的同时,歌尔股份成功将业务转型绑上了元宇宙概念。该公司董事长姜滨此前曾透露,歌尔股份目前已经占据全球中高端虚拟现实头显出货量70%以上的份额。

  然而,业内有分析指出,VR/AR设备所依托的产品生态,尚无耳机所依托的智能手机成熟,普及率和智能手机不可同日而语。并且,随着Meta在元宇宙硬件业务方面的收缩调整,歌尔股份AR/VR业务可能会受到一定的压力。

  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与2020年同期相比,该公司智能硬件的增速从上年同期的107.34%下滑至2021年85.87%,已有放缓之势。

  此外,据最新财报披露,歌尔股份在今年一季度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。期内该公司实现总营收为201.12亿元,同比增长43.37%;录得净利润为9.05亿元,同比增长-7.18%;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9.01亿元,同比增长-6.71%。

  2021年歌尔股份各业务板块收入情况(元)

  数据来源:公司财报

  代工业务导致毛利率下滑

  事实上,歌尔股份股价已不是第一次因“大客户砍单”消息闪崩。

  今年3月29日,有消息称,苹果2022年将对Air Pods砍单,减少数量在1000万台以上。受此影响,该公司当日股价盘中一度触及跌停,最终以7.7%的跌幅收盘。

  市场对外界消息如此敏感的原因,或许与歌尔股份近年来对大客户的依赖程度有关。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该公司的营收大部分集中在前五大客户手中。

  数据显示,2019年歌尔股份来自前五名客户的合计销售金额为243.44亿元,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高达69.26%。其中,第一大客户销售占比为40.65%,与第二大客户的销售占比合计52.16%。

  而从2020年开始,歌尔股份前五名客户销售占比出现明显上涨。2020年,该公司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占总销售额的比例大幅提升至79.07%,到了2021年,该占比又增长至86.54%。其中,第一大客户销售占比为42.49%,较上年的48.08%虽有所回落,但同时其第二大客户收入占比却实现翻倍,前两名客户的销售占比为66.09%。这也意味着,如果其中的大客户出现砍单,该公司的业绩收入将会受到严重影响。

  此外,歌尔股份也无法回避其作为代工企业高营收、低毛利的弱势局面。

  从毛利率和净利率来看,该公司盈利能力在持续走低。Wind数据显示,2014年至2021年,歌尔股份毛利率分别为27.43%、24.90%、22.39%、22.01%、18.82%、15.43%、16.03%、14.13%。与之对应的,该公司销售净利率也从2014年的13.26%一路降至2021年的5.51%。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,其销售毛利率为13.72%,净利率为4.5%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歌尔股份也曾试图摆脱代工困扰,成为VR创业公司Pico母公司北京小鸟看看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。但由于Pico与Oculus为竞争关系,或为保住Oculus的代工大单,2021年8月29日,Pico被出售给了字节跳动。

  存货、负债端承压

  除盈利能力趋弱之外,该公司高额的存货也面临着减值风险。从财报上看,歌尔股份的存货积压明显,其存货从2017年的29.95亿元持续飙升至2021年的120.82亿元。随着存货不断增长,该公司存货跌价准备和合同履约成本减值准备在2021年末达到2.29亿元。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,歌尔股份账面存货为127.89亿元,如果接下来消费电子销量持续萎缩,该公司存货或将面临减值的风险。

  同时,代工模式也让歌尔股份背起了“沉重”的资产负债。

  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2017年至2021年,该公司资产和负债总额逐年走高,资产负债率呈窄幅波动态势。截至2021年末,歌尔股份总资产为610.79亿元;总负债为331.5亿,资产负债率为54.27%。

  今年一季度,该公司资产负债率为50.61%,虽有所收窄,但与同业公司相比仍处于高位。同期,立讯精密(002475.SZ)资产负债率为61.50%;海康威视(002415.SZ)资产负债率为34.86%;振华科技(000733.SZ)资产负债率为32.41%。

  截至2022年3月31日,歌尔股份货币资金为101.3亿元,短期借款为62.4亿元,该公司流动负债占总负债比重高达93.93%,短期偿债能力承压。

  

(文章来源:投资时报)

文章来源:投资时报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| 收藏

最新评论(1)

Powered by 同安信息社 X3.2  © 2015-2020 同安信息社版权所有